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斗牛棋牌下载 > 攻坚战 >

中国古代打仗时说的“征”与“伐”有啥本质区别吗?

归档日期:07-06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攻坚战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征、伐、侵、袭、攻的区别:是一组近义词,征带有褒义,最初用于天子攻诸侯,攻无道者。侵和袭带有贬义。伐是中性的,后来由于常同征连用,也带有褒义了“征伐以讨其不然”。征和伐是公开的、大张旗鼓的军事行动;侵和袭是不宣而战的秘密军事行动,袭比侵更富于隐藏性和突然性,是偷袭。攻是攻打,多指具体攻打某个地区或城市。

  言而有信陈八尺:征夷---------征服战争(你们这边的从此以后归我管);

  畿右未眠:千字文的句子是凑出来的!——这不是我看出来的,它本来就是。它就是个识字课本,把一千个常用字排成有韵律的句子,用来启蒙。至于它讲到的道理怎么也没法说严谨,只是能够教导识字的小孩子而已。

  rottenweed:杜甫集中倒是有《北征》《南征》,但都是杜甫自己的行程。

  忠厚老实韦小宝:这两个概念在中国军事战争历史上频繁出现,但主要肇源于先秦时期。这里简单说明一下西周至春秋时代的“征”与“伐”。

  征:天子对诸侯的战争叫做“征”。这是最高位者对低阶级贵族(肉食者)的发动战争的专有称呼。被“征”的对象,一般具有确凿的罪名。后来,凡上位者调发下位者兵力一同作战的,也有称“征”的,如“征师于XX”。

  伐:鸣钟鼓以声其罪曰伐“伐”。伐多见于诸侯间相斗。发动“伐”的一方一般自认为在法理上具有某种正义性,而被“伐”的一方则多具有某种“罪责”(当然免不了主伐者的宣扬)。“伐”的特点是大张旗鼓,“鸣钟鼓声其罪以伐之”。

  soongone:十年春,齐师伐我。公将战,曹刿请见……所以说“伐”有讨不义的,先得解释这一句。

  忠厚老实韦小宝:没说全部都是啊。只是说“鸣钟鼓以声其罪”称“伐”较多而已。

  二月,公侵宋,曷为或言侵,或言伐?粗者曰侵,精者曰伐。战不言伐,围不言战,入不言围,灭不言入,书其重者也。

  三月,宋人迁宿。迁之者何?不通也,以地还之也。子沈子曰:“不通者,盖因而臣之也。”

  夏六月,齐师、宋师次于郎。公败宋师于乘丘。其言次于郎何?伐也。伐则其言次何?齐与伐而不与战,故言伐也。我能败之,故言次也。

  未侵曹也。未侵曹,则其言侵曹何?致其意也。其意侵曹,则曷为伐卫?晋侯将侵曹,假涂于卫,卫曰:“不可得。”则固将伐之也。曹有罪,晋文行霸征之,卫壅遏,不得使义兵以时进,故著言侵曹,以致其意,所以通贤者之心,不使壅塞也。宋襄公伐齐月,此不月者,晋文公功信未著,且当脩文德,未当深求於诸侯,故不美也。○卫雍,於勇反,下同;又作“壅”,同。遏,於葛反。

  [疏]“卫曰不”至“伐之也”。○解云:言卫不可得涂,则固将先伐之,其意犹自欲得侵曹矣。○注“曹有”至“征之”。○解云:言征之者,谓伐而正之,上讨下之辞,如上十八年传云“与襄公之征齐也”。

  虽然经疏注解都不是同一个时代的事情,但古代对这两个词的总体印象还是能够获得的。

  伐就是有准备地进兵,没什么价值判断的意思。正义的伐叫征,这个是有价值评判的。

  莫辛纳甘:“讨”也带有褒义吧,而且往往用于平叛的战争,既包括华夏民族,也包括少数民族。

  忠厚老实韦小宝:是这样的,看大家都这么纠结于“齐师伐我”和“季氏将伐颛臾”,我解释一下“伐”的意思。

  “伐”字的本义,就是“击打”、“砍斫”之义。从人,从戈。是个会意字。本来并没有什么价值判断。《诗》称“蔽芾甘棠,勿翦勿伐。”就是砍树、斫枝之义,这是其本义。

  斫伐之器,即斧、刀、戈之类,这些东西,既是劳动工具,也是战斗武器,在人类早期文明中,兴动甲兵讨伐敌人,自然也易与相应的生产开拓活动关联起来,因此,所谓“伐”也成为攻击敌人的一个名词。我们所说的“讨伐”,其实是两个含义,“讨”也是会意字,从言,主要指舆论言辞上的攻击,一般是非武力的,就是所谓“声讨”。“伐”是使用暴力的。

  但人类进入文明时代后,必然有一定的战争权利观念,或者称战争正义观念,战争的发动者一定要将自己发动的战争说成是正义的、合法的、符合天道民心的。因此,就将一些正义观念赋予到习惯上对战争的一些称呼中,加上周代礼制的发达,将不同性质的战争分别命以不同的名称,这就是我们在史册中所见的“征”、“伐”、“侵”、“入”等等。这些区分的标准不一定是依照是发动战争的理由是否正义,但却是在其中表达某种正义价值理念。

  所以我上面所引的一些引文中,就有人总结说“鸣钟鼓以伐有罪”这样的说法。当然作为一个较为普遍的称呼,我们必须清楚如下几点:

  1、春秋时代的伐,大多用于较为平等的诸侯间的争斗战争,一般不用于天子与诸侯间的战争,这一点是没有多大问题的。

  2、伐一般带有某种声讨对方罪过的性质。注意,是“一般”,而不是“全部”。这种性质认定当然是战争发动者自认为的。

  3、作为诸侯间战争的通用词,伐也出现在记录诸侯间战争的字句里。如大家上面提到的“齐师伐我”、“季氏将伐颛臾”等。大家都熟悉“齐师伐我”、“季氏将伐颛臾”这样的表述,那就一定要注意前后文。

  那么这里究竟是否构成“伐”呢?《春秋左传正义》中在上引“经”文下,杜预注到:

  原来对春秋时代的贵族老爷们打仗,非得是堂堂之阵的对砍才算“战”、“伐”。击败未列阵的敌手,叫“败某师”。算不得多光荣、算不上值得大吹牛的事情。呵呵。这里的解释说“《传》中的记载明明是齐军已经列阵,还三次击鼓进攻,为啥《经》上却不用“战”、“伐”,而使用“败某师”这样的词句呢?杜预解释是:“齐人虽然列好了阵,但鲁国用诡计花招打败了人家(什么花招大家都熟悉,我不啰嗦),这样齐国列阵就没能起得上作用,所以夫子在《经》里面使用了未列阵而击败敌人的写法”。”

  这也不难,大家应该很容易看懂。这里说的很清楚了,“侵”、“伐”这样的词,一般都用在“责罪之文”中。孔还举了桓十年齐、郑伐鲁时的记载“来战于郎”,也没有用“伐”这个词,是因为“我有辞也”。也就是鲁国有抗辩的理由,齐、鲁对其发动“伐”是不合法的,不能构成“鸣钟鼓以声其罪”的“伐”。而此次的情况与桓十年那次相类,齐国来伐鲁的理由(合法性权利)是因为鲁国前年曾经伐齐,故而报复。但鲁国的抗辩理由是,前次伐齐是齐国大夫请求的,为此事双方还定了盟约,目的是为了安定齐国的国内形势。不想小白上位,鲁国支持的公子纠没有上位。所以齐人来伐的这个国家行为就违背了鲁齐两国的盟约,“大夫背盟而从小白”。因此此次战争《经》没有提“伐”。而《传》中用“伐”时,杜预还特地于此后注释到:

  这就说的非常明白了。当然,如果是齐国的史书,弄不好就直接写“伐”了,因为齐人当然是认为自己的战争是“正义”的,合法的,这就是屁股决定观点的原理。古今一也。

  先写到这。“季氏将伐颛臾”后面再提。提醒大家一下《论语》是孔子后学所作,在汉唐儒生心中,其地位远远比不上“夫子手定”的《春秋》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本文链接:http://dacha66.com/gongjianzhan/12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