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斗牛棋牌下载 > 公开公正 >

《信访局长手记》追梦路人 ^第14章^ 最新更新:2019-06-20 23:2

归档日期:07-07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公开公正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冯建宇及时在庞文礼耳边提醒到:“自由答辩可以马上结束,下一步应该由社会公信人员发言,应该先让人大代表王立冠和法院副院长衣广新发言,然后其他公信人员依次发表意见,按照少数服从多数原则,做出听证结论!”

  庞文礼定了定神,很快恢复了常态,对着麦克风:“好的,自由答辩环节到此结束,下面进入社会公信人员针对答辩情况发表意见,先请人大代表王立冠发表看法,然后请法院副院长衣广新发言,其他人员按照座次顺序依次发言。”

  人大代表王立冠接过工作人员递来的话筒说:“我是交通局下属企业的法人,是省人大代表,今天非常高兴能够被邀请参加拆迁听证会,既然来了,我就要发言,我代表个人谈一下对这次拆迁听证会的看法,不论我说的是对还是错,希望大家理解,说错了,请大家多多包涵,我针对的是事件本身,绝不针对某个单位或某个人,这样的听证会,我也参加了几个,给我的印象,感到开得都很成功,听证双方都比较认可,对听证结论也是信服的。我也希望今天的听证会也能够达到好的效果。”

  王立冠喝了一口矿泉水继续说:“谈到这次的房屋拆迁工作,我认为这是政府作出的决策,这个项目也是政府招商引资来的重点项目,川南新区的拆迁《方案》是经过县政府反复论证形成的意见,难道说就因为你们这几户,就把政府的决策意见给否定推翻了?这是不可能的!说到底不就是为了个经济利益的问题吗?就是钱多钱少的问题,我刚才听了大家的辩论,讲了许多,提出补偿的有形资产和无形资产的额度有些离谱,你们提出的拆迁补偿金额是依据什么标准计算出来的,我看你们提供的依据是不充分的。对于房屋拆迁补偿国家都有标准规定,在标准内的都要严格按照规定补偿,标准外的,如有争议,双方可通过共同找有资质资格的评估机构进行价格评估,然后按评估价格予以补偿。我倒建议,这次听证会后如果你们还没有就补偿金额达成协议,你们双方应该对争议部分找价格评估机构评估一下,然后按照评估后得出的价格进行补偿,如果还不行,我建议依据评估结果,政府应该通过向法院申请,走强制拆迁程序,决不能因天价的补偿数额,影响我们这个重点项目落地施工,我的发言就这些。”会场有5秒钟静悄悄的,紧接着就是一片掌声。看来王立冠的发言能够起到扭转乾坤,一锤定音的效果。

  衣广新接过话筒说:“我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拆迁听证会,使我也接受了一次专业方面的法律教育,政府组织实施的每一件事,都要于法有据,不能违法。听证会前,我也了解了这次拆迁的程序和有关细节,政府在组织实施拆迁过程的中没有违法行为,一切都是按照法定程序运作的。”

  他看了看放在桌面上的一张纸上记录的内容继续说: “刚才听了双方的辩论,我认为从人性化的角度考虑,政府应该对被拆迁人的实际情况给予照顾,这是从感情的角度看问题,但是从法理的角度看,被拆迁人的要求就于法无据,我们不能违法行政,更不能违法处理某个个案,为今后的拆迁工作留下隐患,造成其他被拆迁人互相攀比,这个底线不能突破,我同意刚才王立冠的发言,这次听证会后,如果仍然达不成协议的话,可以找价格评估机构评估,按照评估结果补偿,如还达不成协议,就必须通过法定程序,申请法院强制拆迁。但尽量不使用强制拆迁。谢谢大家!我的发言结束。”

  在小会议室,所有公信人员对今天的听证会都发表了意见,工作人员将发言记录在案,庞文礼简单梳理一下,除一人持不同意见外,其余人员均表示先找评估机构评估,然后依据评估结果谈判,谈判不成,走强制拆迁程序。

  10分钟后庞文礼宣布复会,公布听证结论:“经过听证员、听证监督员和公信人员公开评议,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,本次拆迁听证会听证结论为,不支持3户被拆迁人及2家企业提出经济补偿的数额,对于被拆迁人提出的无形资产价格问题,我们将另找时间商议,并委托中介机构进行价格评估,今天的听证会到此结束,感谢各位的支持!谢谢大家!”

  工程时间催的很急,拆迁工作再不落实到位,将直接影响到建设施工企业进场作业,对这几家“钉子户”的拆迁,下一步如何做工作,还涉及很多程序性的问题,必须争分夺秒抢时间,撵进度。因此庞文礼及时将听证情况汇报给了分管县领导梁忠国,梁忠国召集几个部门主要领导,再次协调评估机构对被拆迁人的房屋和无形资产进行评估。

  一周后,评估结果出来,被拆迁人不接受评估的结果,无奈县政府只能研究其他办法,毕竟强制拆迁实属是无奈之举,不到万不得已,谁也不希望走这步,县政府领导多次召开协调会,集思广益,开动脑筋,最后通过调查摸底,知道个别被拆迁人的亲属也有在县直机关工作的,可以通过亲属做工作尝试一下。县领导亲自找这些与他们沾亲带故的机关干部专门开会,阐明立场,晓以利害,要求他们讲政治、讲大局,从县里经济发展的长远利益出发,如果家庭成员有其他困难,需要政府帮助解决,县政府可以格外给予考虑,比如子女就业安置问题,企业的减免税问题等。

  经过进一步的工作,被拆迁人受县政府给出的优惠政策吸引, 2户被拆迁人和一家企业与动迁办达成了协议,承诺一周内自行搬迁。另一户居民和企业给出的补偿条件相差太大,仍然无法达成协议,搞得县政府主要领导很无奈,只能按法定程序申请法院强迁。县政府领导再次召集相关部门开会研究,准备启动强迁的相关程序,先以县政府的名义下达书面通知,要求被拆迁人在限定的时间内主动迁出,超过规定期限,县政府将申请法院依法强制拆迁,产生的费用由被拆迁人承担。一切程序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,法院也在程序内给被拆迁人送达了强迁的书面文书。被拆迁人仍然无动于衷。

  强迁的方案已经制定出来,冯建宇接到通知,周四下午2时,在县政府二楼会议室参加强迁工作会议,周五上午对被拆迁人马吉庆和利民轮胎厂强制拆迁。周四下午2时,强迁会议准时在县政府二楼会议室召开,会议由县政府秘书长邹玉峰主持,梁忠国及相关部门主要领导、部分工作人员20余人参加了会议。每名与会人员面前的桌面上都有一份强迁《方案》。

  邹玉峰看了看会议签到簿,然后把头转向梁忠国,用商量的口气小声说:“参加会议的部门领导都已经到齐了,可以开会了。”梁忠国点头表示可以。邹玉峰清了清嗓子,面对与会的人员说:“经县政府领导研究决定,今天下午召开川南新区强制拆迁工作会议,明天上午9时开始强迁,今天下午的会议有两项内容,一个是安排部署强迁的相关事宜,二是请梁县长对强迁工作提出要求。下面请动迁办庞主任宣读强迁《方案》。”

  四、工作职责和分工:拆迁办负责准备4台铲车,两台货车。卫生局一台120救护车4名医护人员,公安消防大队一台消防车。动迁办、综合执法局负责强制拆迁的组织实施。公安干警负责配合动迁办、综合执法局将动迁区域拉上警戒线,坚决杜绝无关人员进入警 戒线内。公证处负责对现场强制拆迁的物品登记编号、拍照,然后用车送到指定位置保管存放。120救护车和消防车在强制拆迁现场待命,随时应付突发事件。住建局、国土局、仁和区及川南社区、接访部门负责做周边群众的思想疏导工作。

  五、有关要求:1、所有人员必须在周五早8点30分前到达现场。2、各单位分管领导8点30分前必须到临时指挥部报到,临时指挥部设在公安局的一台中巴车内。3、注意防止周边现场出现负面炒作或拍照。4、注意自身安全和他人安全,不能出现人身安全事故和其他事故。

  梁忠国说:“方案讲得很细,我们就按照方案执行就行,其他我没有什么说的,明天我和玉峰秘书长、文礼主任一直在指挥车里,请各单位带队的领导要随时与我们保持联系,确保明天的强制拆迁工作万无一失,各单位的人员数量一定要保证,铲车、货车、消防车、120救护车一定要落实到位,好吧,不耽误大家的时间了,马上回去落实,散会吧!”

  冯建宇没敢怠慢,回到了县局,马上向胡海涛汇报会议情况,要求县局出一台面包车,8名工作人员配合强迁。胡海涛眉头一皱:“哎呀,我们一共才11个人,哪能出动8个人,明天单位也得留人呀,你明天领5个人去吧!”

  上午8点30分,冯建宇一行6人准时出现在指挥车旁,他向梁忠国当面说明要求县局出8名工作人员,实际只到位6人的原因,梁忠国根本就没当回事:“噢,没关系,你们就是负责帮助做思想疏导的,也没有什么具体任务。”

  冯建宇如释负重。经过现场简单的安排部署,人员已经就位,只见马吉庆二层小楼周边方圆200米范围已经拉上了警戒线多名警察带着头盔,分布在周围,两台大铲车就在附近待命,准备随时将小楼拍倒。警戒线救护车,消防车也及时到位,停在警戒线外边。警戒线内有数十名工作人员正在与马吉庆以及他的家属对话,试图做最后的努力,希望和平解决这场拆迁危机。

  马吉庆站在楼顶上,身边是一个液化气瓶,地面有6个装满汽油的啤酒瓶,他的手里拿着一个半导体喇叭向周边喊话:“庞局长,我告诉你们,今天不答应我的条件,我就与你们拼命,我死了也拉几个垫背的,我就不信,我看你们谁敢动一下,你们谁上来我就与谁拼命,我也不活了!”

  他一手拿着喇叭,一手拿着打火机,向楼下的人群喊话。一楼和二楼都有工作人员一直在与他们的家属对话。两台大货车也在距离门前50米的地方停着,随时准备将楼里的物品搬到车上运走。庞文礼一直在二楼的平台处与楼上的马吉庆对话,但马吉庆情绪非常激动,如果不做出让步,他极可能铤而走险,引发极端事件。庞文礼用手机与指挥车上的梁忠国汇报了现场的情况,建议适当做出让步,梁忠国同意试一下,看马吉庆能提出什么条件。

  “我不为难你,我一楼的建筑面积是90平方米,是个门市房,你如果答应在明年工程开发完成回迁时,给我在这附近的一楼还我相同面积的一处门市房就行,至于二楼我同意按照住宅的标准给予补偿,别的条件按你们的标准补偿我没有意见。”马吉庆确实也做出了让步,他的要求并不过分。

  庞文礼把情况向梁忠国汇报后,梁忠国答应这个条件可以谈,但要落到纸面上。经过再次协商,马吉庆终于在已经拟好的协议书上签了字。让冯建宇不可思议的是,马吉庆告诉庞文礼,他在3天内自己搬走,不需要政府强制搬迁。这可减少了许多麻烦,经过请示梁忠国同意马吉庆自己搬迁。

  上午10点不到,现场所有人员已经撤离,立即转移到“利民轮胎厂”周围,工作人员将警戒线绕库房周围围成一圈,在警戒线名工作人员已经开始清点物品,并用标签编号,按顺序把物品装在早已停在旁边的两台大货车上。

  而在距离库房50米外的厂房处,有10余名工人正在用起重机上的电动葫芦往大货车上装设备,看阵势,这边没有想象中出现的类似赵世虎玩命的惊险镜头,却发现赵世虎已经组织工人与拆迁人员研究轮胎厂的搬迁事宜。

  原来头天晚上,县政府领导已经与赵世虎通了电话,强调了强制拆迁的后果,并告诉他,在东川县的工业园区已经给他留出了一块1200平方米的地方,该处交通便利,有三相动力电,并享有很多的优惠政策,让他认真考虑考虑,不要放弃这次机会。实际上,赵世虎就是想拉个架势,他早就希望把企业搬到工业园区,但他希望借这次搬迁机会敲一下政府的竹杠,也好往手里弄几个现钱,缓解一下资金周转的压力,没想把事情闹大,既然已经闹到这个程度,他也就认了。于是便按评估的结果答应搬迁厂房,以后还有很多困难还需求政府帮忙解决,这时候别与政府闹得太僵,否则,今后没有自己的好果子吃。所以今天他的态度大转变,他委托一名副手全权处理企业搬迁的事。强迁的事终于尘埃落地,出乎所有人的预料,结果没想到竟这么顺利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dacha66.com/gongkaigongzheng/142.html